星期六, 4月 08, 2006

呼與吸

在幼年時, 爸媽給我和哥哥買了一座鋼琴, 爸爸說: 這座鋼琴對我家來說, 是十分貴重的. 是用祖母和爸媽的血汗錢買來的, 你們要努力學習, 將來成為了鋼琴教師, 就不用像爸媽一樣, 幹粗活過日子了.

就這樣, 我和哥哥每逢星期天都要到一位印籍的鋼琴老師的家裡學習, 而且我們每天放學後的工作就是練琴, 每天的練習是為了考音樂級別試. 親戚到訪的時候, 我和哥哥就要在大家面前表演, 但是沒有一個人真正在聆聽著我們的琴聲, 大家只是坐在沙發上, 說著自己的事, 別人的事, 當琴音停下來的時候, 大家就不約而同地拍著手, 說: 你們真是乖孩子, 很了不起啊!


直到十六, 七歲時, 我們的鋼琴考試已到了八級, 總算完成了爸媽的期望. 但是, 我們都沒有當上鋼琴老師. 而且很久沒有練習了. 而這座和我家一起生活了二十多年的鋼琴, 最近已送給了我的表妹.

我從小就有一個習慣, 盡量避免與音樂有關的東西拉上關係, 朋友們熱烘烘地討論流行音樂, 說這個, 話那個, 我總是靜在一旁. 在家看電視時, 遇上音樂節目就立即轉台, 以免家人談上鋼琴級別試, 每天的練習時間需要再多一點, 老師的某個學生得了甚麼外國獎項之而此類的話題. 甚至, 不參與有關樂團的課外活動. 除了練熟考試樂譜之外, 其他的一概避免. 就這樣過度了我的少年時代.

雖然說用盡方法避免接觸, 但又怎會避得過去, 音樂和空氣一樣, 充滿在地球每一個角落.

待續 ... ...

1 Comments:

At 4:46 下午, Blogger chuenj said...

哇~哈哈~
頭香啊......

唉......你爸媽的投資全都化為烏有......

 

張貼留言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