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4月 22, 2006

究竟為乜? ( 2 )

為乜有個唔關事o既人同我said sorry? 為乜一身傷晒都仲可以話冇乜事? 為乜大家冇晒知覺?

為乜, 為乜我會o禁在意?

究竟為乜?

為乜o禁辛苦? 為乜o禁折墮?

不如自己一把火燒o左佢, 好過比人先姦後殺!

星期五, 4月 14, 2006

再見了,蒙面貓俠

同事小泉家的小貓(阿細佬), 在二零零六四月十四日零晨墮樓身亡, 特此悼念.

喂... ... 有冇人呀...

攪乜PolyU收生公佈日, 一推再推, 由3月31日推到現在又再推到4月21日, 唔收就早響呀!

CityU仲衰, 日期都冇, 算點呀o家陣呀!!!!!!!!!!!

星期二, 4月 11, 2006

去看一看

4月9日電影節第一擊 亂步地獄


我對江戶川亂步沒有認識又不是沉迷偵探故事, 卻去看了這部四合一的"亂步地獄", 看完後也沒有甚麼喜歡與不喜歡. 只喜歡一個在沙灘上有各式各樣鏡子的畫面, 而放在一起的鏡, 反映出不一的景象.

P.S.: 想了解一下這個名偵探小說作家江戶川亂步, 又多幾本書要看了.

4月13日電影節第二擊 暗湧

對這個泰國導演彭力雲坦拿域安(Pen-ek Ratanaruang)的上部電影宇宙只有我和你(Last Life in the Universe), 我實在十分喜歡. 由有型至極淺野忠信(Asano Tadanobu)和一對泰國姐妹仙妮達邦雅淑(Sinitta Boonyasak), 賴烈亞邦雅淑(Laila Boonyasak)演出, 全片以畫面表達為主, 簡單泰, 日, 英語對答.

一看到電影節書刊有新的作品暗湧(Invisible Waves)介紹, 就急不及待online找有關的資料和網頁, 官方網頁十分美, 比Last Life in the Universe時, 多了不少宣傳, 而且繼續與淺野忠信合作, 令我很期待看到這部新作.

今天, 終於都等到了, 但看完之後就有點失望了, 好像失去了甚麼似的, 攪甚麼鬼呀? 不多說了這片了. 全晚最好的一幕就是見到大大個真人淺野忠信到場, 頭髮長到腰部, 鬍子滿滿的圍著嘴巴, 白色汗衫外加兩件黑色和白色的外衣, 西褲是鬆鬆的. 好在他是淺野忠信, 不然就是乞兒了. 哈!哈!

P.S.: 對不起同行的朋友, 這部電影實在太悶了, 還是獨個兒去看電影比較合我.

星期六, 4月 08, 2006

只是遊戲罷了

"呀呀呀... ...牠反肚呀! 死了! 死了! " 這是我第一次見牠這樣做的反應.

當我想把牠拿去好好安葬時, 我手上的小魚網還沒有點到水面, 牠就迅速逃走, 比覓食時跑得更快! 那麼攪甚麼鬼要裝死呢?

最初, 我和爸爸還以為牠有病, 反轉身體是病徵. 但是, 我們進行了一連串的魚病資料分析, 臨床觀察 及施行藥療, 但無阻牠的"反轉行為", 反而牠自己樂在其中, 而且其他同伴雙繼效法, 在飯前飯後時, 牠們就十分活潑可愛地正常游泳, 游上游落, 惹人注意. 無聊的時候, 則集體練習. 游上水面, 身體微微傾側, 單手游泳 ... ... , "反轉"! 原來只是魚兒們的遊戲.

已經有兩個同伴成功過關, 完成這個高難度動作. 我爸還注意到琉金類金魚(如圖示, 身體圓型的)才能成功, 其他身體修長的品種(如:彗星類), 就不能成功了. 然而我覺得牠們十分自豪, 能經常做到的, 連始創者在內, 只有三個, 所以這三位成就非凡的前輩, 就成了小魚缸裡先驅者似的, 常常帶領其他魚兒游泳, 覓食, 練習 ... ...

金魚是沒有叫聲的動物, 飼養牠們作寵物, 只能依靠身體語言來了解對方, 我看牠自由暢泳, 鱗光閃閃, 就知道牠活得健康快活, 牠看我在缸前走來走去, 就知道開得飯啦(有時, 不一定為了覓食而躍動, 而是高興的表現 ). 這樣無聲勝有聲的關係, 令我感到幸福.

呼與吸

在幼年時, 爸媽給我和哥哥買了一座鋼琴, 爸爸說: 這座鋼琴對我家來說, 是十分貴重的. 是用祖母和爸媽的血汗錢買來的, 你們要努力學習, 將來成為了鋼琴教師, 就不用像爸媽一樣, 幹粗活過日子了.

就這樣, 我和哥哥每逢星期天都要到一位印籍的鋼琴老師的家裡學習, 而且我們每天放學後的工作就是練琴, 每天的練習是為了考音樂級別試. 親戚到訪的時候, 我和哥哥就要在大家面前表演, 但是沒有一個人真正在聆聽著我們的琴聲, 大家只是坐在沙發上, 說著自己的事, 別人的事, 當琴音停下來的時候, 大家就不約而同地拍著手, 說: 你們真是乖孩子, 很了不起啊!


直到十六, 七歲時, 我們的鋼琴考試已到了八級, 總算完成了爸媽的期望. 但是, 我們都沒有當上鋼琴老師. 而且很久沒有練習了. 而這座和我家一起生活了二十多年的鋼琴, 最近已送給了我的表妹.

我從小就有一個習慣, 盡量避免與音樂有關的東西拉上關係, 朋友們熱烘烘地討論流行音樂, 說這個, 話那個, 我總是靜在一旁. 在家看電視時, 遇上音樂節目就立即轉台, 以免家人談上鋼琴級別試, 每天的練習時間需要再多一點, 老師的某個學生得了甚麼外國獎項之而此類的話題. 甚至, 不參與有關樂團的課外活動. 除了練熟考試樂譜之外, 其他的一概避免. 就這樣過度了我的少年時代.

雖然說用盡方法避免接觸, 但又怎會避得過去, 音樂和空氣一樣, 充滿在地球每一個角落.

待續 ... ...